当前位置:   合肥创业网 -> 新闻中心 -> 创业指导 -> 熊晓鸽:在中国创业不要迷信名校,想创业就要脱颖而出

熊晓鸽:在中国创业不要迷信名校,想创业就要脱颖而出
来源:新芽 2017-06-05 10:36:38 合肥创业网

  摘要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技术性公司第一是美国、第二是以色列。以色列因为国家小,所以逼着创业者一出来创业,就必须脱颖而出。所以要想创业,就要想着做什么东西能够做到脱颖而出。

  大家下午好。来说点什么呢?我就说说自己走过的路,跟大家分享一下未来该怎么走。当然也希望能和校友们一起来做些事情。

  我于1986年8月23号去波士顿读书,当时兜里只有38美金。那时在座的很多90后还没有出生。我是拿了BU的奖学金去的,只有一年的奖学金,所以逼着我在两个学期之内拼命拿到了学位。因为读的还不错,学校给了我更多的奖学金,我就去读了国际关系。半年后,我转到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,学校给了我更多的奖学金,所以我到美国读书从来没自己交过钱,都是拿奖学金。因为兜里没有钱只能好好读书,所以我那时候读的还可以。

  198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加入《电子导报》,这本杂志是专门报道美国电子行业的。其实在80年代、90年代初的时候,这个行业的中心是波士顿。计算机行业的中心是在一二八公路的沿线,生产半导体元器件全部在硅谷,所以说那个时候真正的中心反而不是硅谷。

  我参与该杂志中文版的出版,1988年中秋前后,我们卖了几十页广告,还把杂志里的文章翻译成中文,那个时候最好的印刷厂在香港。那本杂志在香港开印之前,香港分公司的总经理打电话说这杂志不能印,因为杂志没刊号,没有刊号的杂志运不进大陆。当时正赶上中信董事长荣毅仁先生访问弗莱彻,我就想能不能和荣先生说说看。当时荣先生参加招待会,谈到中国的改革开放,大家听的热血沸腾。席间我们见到他,向他介绍我们杂志。他看了觉得非常好。他认为中国希望读到国外的电子信息,国内生产电子产品也想要卖到国外去。我说荣先生您能不能给我们题字啊,鼓励我们一下,他说好。但是没带了笔,就去酒店借了一支软笔,为我们的刊物题了词,鼓励我们杂志。后来我把题词传到香港,放到杂志里,之后杂志就成功地运到中国来了。 

  熊晓鸽:在中国创业不要迷信名校,想创业就要脱颖而出

  第二期杂志出来以后,还是没刊号?我就找韩巍强的父亲,他是当时是中国驻美国大使,他接受了我们的采访,采访后同样也请他为杂志题了字,所以我们第二期杂志又顺利运到中国来,发行量很大,很受欢迎。所以说很多事情的第一信息非常重要。另外我觉得波士顿这个地方,会接触到很多名人,这也是一种资源。  

  那本杂志1989年停办了,我就转到英文版工作。我觉得硅谷和一二八公路很好,就专门去采访计算机行业、电子行业的领头羊。就是那个时候,我知道了什么叫创业者,什么叫风投。1991年,我拿到了绿卡,想回来办杂志,可是我原来的老东家因为种种原因,不想在大陆出杂志。  

  在接待荣毅仁先生的招待会上,我认识了IDG的董事长麦戈文先生,我为他做过翻译,他也做出版。所以我就去找麦先生,和他谈了我的梦想:我想去中国出更多的专业杂志,做风险投资,麦先生与我一拍即合,后来就派我到中国来。我是1991年11月6号参加IDG的,12月份就到了中国。我办的第一本杂志是《网络世界》。1992年开始融资,1993年就把钱给融到了,成立了第一家进入中国的风险投资公司。说了半天我想说的是《梦想成真》这篇文章。这里面说到,我在美国做了整整四年的中国梦。我在中国创办的《电子产品世界》,专门向电子、电讯及电脑产业的经理、工程师工程管理人员及创业者提供综合性的信息服务。我写过很多篇文章,但是这篇文章是一个字没改一气呵成的。  

  熊晓鸽:在中国创业不要迷信名校,想创业就要脱颖而出

  后来我在中国办了很多本杂志,《通讯世界》、《IT经理世界》等等20多本专业出版物。1998年我引进美国版权,在中国出版了《时尚》、《时尚先生》、《时尚芭莎》、《华夏地理》等等,我当时的梦想就是出版各种专业杂志,投资百家中小型的高科技企业。当时我这篇文章出来后,大家都觉得我像在说梦话。今天,IDG资本投资了530家公司,有130家公司上市或者并购成功退出。现在回过头来一看,我完完全全超越了我过去的梦想。  

  所以说中国真的是个实现我们梦想的好地方。我们投了大家都用的BAT中的百度和腾讯,还有携程、搜狐、当当,那个时候除了阿里巴巴,互联网公司我们基本上投了一个遍。当然我今天在这里跟大家讲这些不是为了炫耀,而是觉得就是两个字:幸运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赶上一个好时代,赶上了互联网技术。还有中国加入了WTO,有很多开放政策,让我们更快地取得成功。  

  回顾过去,是为了想想未来怎么走  

  我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是,回顾过去的目的,是为了想想未来的二十年该怎么走。虽然我们管理的钱,比过去多多了,但我现在并不觉得比过去更开心、更高兴。我觉得我那时候幸福指数比现在高多了。那时候我有很多梦想,总是想办法去实现。但现在来讲,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人看传统的杂志了。  

  中国是全世界基金最多的国家,大家都知道不久前咱们中国最牛的围棋选手被阿尔法狗打哭了。阿尔法狗赢了就不玩了。我想跟大家分享,未来我们要做什么事情?我们只是想挣点钱吗,做一个好公司吗?刚才主持人介绍说,最近我和我的团队完成一个收购,其实这完全是一个传承。IDG董事长麦先生做了我22年的老板。他毕业于麻省理工大学,但他总说与BU有缘。他喜欢写作,而BU当时开了两门关于新闻写作的课程,他常去听。3年多以前他因病过世了,他的子女选择了不再继续经营他的公司,愿意去做公益做基金。所以我们把它接过来做。IDG做风险投资业务已经25年了,是中国做的最久的一只基金。中国有一个百年老店的概念,这是我们的目标。IDG成立于1964年,我就在想怎样能够成功地让公司再走50年,这是我天天琢磨的事。

  现在一谈到创业,经常是一开始想到的就是赚钱,怎样一下赚更多的钱,怎样上市。但即使上了市,又能怎样,你能不能持续走下去。公司也好、个人也好,实际上在不同的时间段,一定要回头好好看看。然后总结一下哪些做对了,哪些未来要避免。  

  我当年回国的时候,刚刚有BP机。当时最牛的公司是摩托罗拉,这公司现在没了。现在数一数二的人物是比尔盖茨,但是比尔盖茨也不再涉足微软的主要业务了,他在做公益和慈善,很了不起。但现在谈到美国最牛的三个公司一定没有微软,而是谷歌、Facebook、苹果。苹果出了一个偶像级人物乔布斯。我见过他很多次,因为我们IDG每年举办MacWorld展览,一次在加州,一次在波士顿。现在他成了行业偶像。所以我是这样看的,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,我们是第一大和第二大,按照购买力评价的话,中国的GDP还超过美国。  

  我告诉大家我在想什么,我们的机场比美国所有的机场都漂亮。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整体超越了美国。我们公司2009年投了乌镇,做的非常好。六年前在北京的密云我们又投了古水北镇,大家有机会可以去看一看。你会发现我们的度假村比美国很多度假村都好很多。因为我们的wifi建设做的非常好,如果你去古水北镇,爬上司马台长城,拍照后可以马上和他人分享,在美国很多地方你上不了wifi。  

  想创业就要脱颖而出  

  我经常说,我们过去投过百度,腾讯,但这毕竟都是多年以前了。现在我们管的比原来多得多钱,我们期待着能投出下一个BAT出来。大家觉得三座大山很难超越,但其实不然。BAT当然很了不起,可是BAT跟美国三个公司比起来有哪些不足呢?首先,BAT主要是2C,云计算也做,2B方面还没有特别大的突破。  

  另外,我们主要是靠国内挣钱,我们的国内贸易市场的规模是很大的。不像谷歌、facebook、苹果那样,苹果虽然做的非常好,但它的市场份额在中国排到第四还是第五。我们能不能够作出一些更牛的公司来,不仅在中国成功,在国外也能够成功。我最近比较推崇的几个公司,一个是以色列的创业公司很了不起。为什么?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最多的公司,技术性公司第一是美国、第二是以色列。以色列800万人口只有北京市的三分之一。因为以色列国家小,所以逼着创业者一出来创业,就必须脱颖而出。所以要想创业,就要想做什么东西能够做到脱颖而出。最近我们公司在湖南投了一个叫海翼电商的公司。三年多的时间几十亿的销售额,非常盈利,它主要的销售额在国外。  

  我觉得咱们毕竟在国外学了那么多东西,有语言的优势,国外资源丰富。我当记者时比较勤奋,一天工作16小时,工作三年相当于工作了六年。所以我觉得机会还是蛮多的,中国现在做的一带一路,说到底就是中国怎么能够走出去,咱们可以有很多发展的机会。美国越来越domestic,咱们中国更要承担这样的责任。  

  美国现在生产制造很多东西没法做,只能走人工智能。大家知道特斯拉 很了不起,你要知道特斯拉95%的零部件都是从国外进口,大部分是在中国生产的。但是现在美国制造有几个比较强,咱们搞不过的,一个是飞机,一个是武器。还有美国的农产品还是挺厉害的。但是家用电器,汽车和电动车,美国早就做不过我们了。美国还有一个危险的问题,教育培养了太多的律师,律师当然是很有工匠精神,但是这工匠精神表现在纸上而不是在产品上不是在市场上,这反而降低了效率,同时降低了竞争力。  

  但是我们要学习美国的创新精神,学习美国的管理,然后和中国市场结合起来,跟未来结合起来,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非常重要。我现在的幸福指数比过去差远了,我一直担心当年美梦全成恶梦,传统杂志的落伍,基金的不断涌现。中国未来的发展的市场还很大,比如疾病的治疗市场很大,比如说癌症,医疗解决方案在全世界都有瓶颈。  

  我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,我希望自己天天开心。我希望每天学习新的东西,做喜欢做的事情。如果结合了你在美国学到的东西,看看在中国能不能做让你开心的事情。所以我想跟大家说,不要把赚钱作为衡量成功的标准。BU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好的舞台,我最近也在和BU校长商量,一定要保持我们的竞争力。也就是说我们培养的学生,不要仅仅只会读书,还要为社会做些事情。  

  在中国创业不要迷信名校。真正创业成功的一流大公司里,从哈佛商学院或沃顿商学院毕业的CEO屈指可数。马云 上的大学我们可能都没听说过,但是他现在办的湖畔大学请我去讲课,他们那里课上教的东西,你在哈佛商学院根本学不到。在座的各位都非常优秀,一定要珍惜这个时代给我们带来的机会,要有一定脚踏实地的工匠精神,看准一件喜欢的事情,在中国耕耘十年甚至二十年,必有所长。  

  最后我想给BU做一个解读,BU就是Be What You Can Be。今天作为一个老校友,我真诚地希望,未来我们BU的学弟、学妹们,能够成为我们所投的公司的一员,或者成为我们公司的一员。谢谢大家。 (微信公众号:砺石商业评论)

  来源:新芽

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】 浏览:100
【免责声明:本站所发表的文章,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,内容仅供参阅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如有符合事实,或影响到您馦的文章,请用时告知,本站立即删除。谢谢监督】